青爪app

“宋云,你读书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出人头地,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你还等什么,只要你把自己妹子送给我外甥而已,她又不是去吃苦,我外甥长得……啊……呸呸……”

云墨一脚踩下去,尘土一阵飞扬,坑里的人被活埋了大半个,只剩下脖子还露在外面。

“你找死啊!”林大人的小舅子喊道。

“墨大哥。”宋婉儿叫了云墨一声。

云墨看了宋婉儿一眼,收回了自己的脚,这一脚再下去,坑里的人头也别想露出来。

埋了还要挖人,待会儿也是麻烦,更何况这样的人,还不值得弄脏了他们家。

云墨没有说话,不过他的态度已经表明,婉儿丫头都开口了,他怎么会不答应。

“你才是找死呢。”宋雨气愤的叫道,居然敢打自己小妹的主意,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死不悔改,啊啊啊,气死他了,干脆把这人埋掉算了。

宋雨铲了一钎土进去,接着又是一钎土,一下子虽然少,比不上云墨的震撼,奈何他速度快啊,很快坑里的土就多了厚厚的一层。

“不要埋了,我要是出事,我姐夫不会放过你们的,你想要读书出人头地,做梦去吧,还有你们所有人,所有人都要给我陪葬。”林大人的小舅子叫道。

“哎呀,我好害怕啊。”话是这么说,宋雨的动作一点儿也没有放慢。反而加快了几分,眼看着坑里的人就有灭顶之灾。

“别埋了,小祖宗,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说句话吧。”坑里的人喊道,死亡的恐惧彻底让他崩溃。

纯粹清新白衣美女高清私房写真照

宋雨停下了动作。

宋云上前一步,问道:“是谁告诉你来找我们的?”

“你们不给我外甥治病,我当然要过来找。”林大人的小舅子喊道,眼底神情闪过迟疑。

“埋吧,一会儿把那些人也处理掉。不会有人知道。”宋云笑道。声音清清冷冷。

“好。”宋雨答应一声,表情兴奋。

“别别……别动手,我告诉你们。”坑里的人顿时大声喊道,“我从我姐家知道了有人要给我外甥治病。可是故意拿乔。让我姐夫生气。我就想着给我姐出口气,顺便在我姐夫面前表现一番。”

***

“唉!”叹息一声接着一声响起,听着周围的狗腿子们一个个跟着愁眉苦脸。不知所措。

“爷,您到底发愁什么呢,我听说春风阁新来了一个花魁,长得那叫一个绝色,不然咱们去看看。”狗腿子一号提议道,脸上挂着色眯眯的笑容。

“滚滚滚,爷心里烦着呢,没心情。”

狗腿子二号上前道:“爷,不然咱们去赌一把,您从京都出来之后,还一直没有好好的玩过一场呢。”

狗腿子二号的提议让人心里一动,可是想到自家姐姐说的那些话,刚刚起来的一些小心思顿时消散。

“都给爷滚一边去,平时一个个机灵,关键时刻一点儿用也没有,爷心里烦着呢。”

“爷,您到底烦什么呢?”狗腿子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家这位爷到底怎么想的。

“爷就是说了,您们也没有办法。”不耐烦的声音响起,看着聚拢在自己周围的狗腿子们,一巴掌拍了过去,统统都扇到了一旁。

自家姐姐到底怎么想的,京都那么好的地方不待,偏偏要带着外甥来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自家姐夫为了回来更是把官都给辞了,真是让人想不通。

“你们不知道吧,咱们邯县啊,不是出了一位神医,医术高超的不行,就算是京都里面来的大人物又怎么样,还不是要乖乖的听咱们神医的话,神医说不给他们看,他们就是再着急也没有用。”邻桌的一人突然开口道。

“怎么说?”另外一人追问。

“咱们小神医多大的本事啊,岂能随随便便一个人开口就给他们治病,当然要提出条件啊,偏偏这家人不识趣,这可不就得罪了小神医,接下来这家人还能有好啊。”知情的人说道。

“外地来的人吧。”另外有人猜测。

知情人接着道:“不错,听说好像是姓林,京都里来的。”说着话压低了声音,似乎是害怕被别人给听到,当然还是被邻桌的人给听了一个清楚。

这下子好了,京都里来的,给人治病的,姓林,这还能是谁啊,不就是自家的姐姐和姐夫,那位治病的不用说,一定是自己的外甥林远之啊。

“好大的胆子。”林大人的小舅子怒气冲冲的道,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就走了过去,抓着那人问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当然,他后来也去找自家姐姐问过,自家姐姐也承认,的确是有这么一件事,不过具体的事情没有告诉他,姐夫则是没有见到。

***

宋婉儿和云墨,宋云相互看了一眼,三个人心里都不由得闪现了一个人,听到林家这位小舅子的话,对宋家如此的熟悉,可是又恨宋家的人,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会是他吗?

“让人在学子宴门口为难我哥哥也是你派人干的?”宋婉儿问道,语气带着肯定。

坑里的仰着脖子道:“是我做的怎么了?你这个坏人,凭什么不给我外甥治病,我外甥多好的孩子,这些年因为病痛折磨,受了这么多的罪……”

说着说着,眼泪都要流下来,天知道一直仰着头看着天上,多累啊,他都不敢眨眼睛,害怕尘土进去。

“事情你都没有弄清楚,怎么就胡乱插手。”宋婉儿不悦道。

“我怎么没有弄清楚,我很清楚,那人都告诉我,我知道的清清楚楚,你们这种见死不救的人,凭什么还想要考中会元,出人头地,只要我们林家在一天,你们就休想。”坑里的这位叫嚣道,神情气愤的不行。

宋婉儿气笑了,原来这位是这么想的,故意吓唬他道:“既然这样,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好了。”

“你们敢,我姐夫不会放过你们的……”坑里的人放狠话。

“孽障,住口。”远处一人呵斥出声道,大步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一群人,来势汹汹。(未完待续。)青爪app

This entry was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