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18禁app

免费看18禁app 于是,四下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内室之中只能听到女子趟过水面的哗啦声。

唐韵一双清眸飞快在四下里扫了扫,她现在可以断定这池子里面殷红的液体并不是人血。尽管看起来像,闻起来也有些微的像却绝对不是。

离得进近了,她能够很容易的分辨出充盈在鼻端的分明是一股子浓烈的硫磺味道夹杂着些说不清的刺鼻怪味。那个味道猛的一闻像是血液,但仔细分辨倒是叫她想到了另一种东西——岩浆!

怎么可能!

唐韵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先不论这种平原地区根本不可能有岩浆。即便真的是,岩浆那么高的温度不得分分钟将人给烤化了去?而这池子里的水虽然也是温热的,却绝对能够忍耐。

她往前走了几步,脚底的地面并不平坦。踩上去颇有些像鹅卵石一般的凹凸不平,那些石头竟是比水温要高的多。这个,大约便是能够叫池水温度增高不变的原因了吧。

唐韵觉得自己每一步都走的很艰难,明明乐正容休近在咫尺,她却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两人之间隔了千山万水一般。叫她生出一种穷其一生都无法触碰到他的错觉来。

那个感觉,让她觉得分外恐惧。

“师父。”她抿了抿唇,足尖在鹅卵石的地面上一点便欲纵身飞去。可是,她的身子却才跃起了一半,便毫无征兆重重跌进了池水中。

幸好池水并不深,才免于了将她整个淹没了尴尬。即便如此,她为了进宫特意穿的那件新裙子上头也仿若从血水中捞出来了一般。尽是触目惊心的斑斑血痕。

“你不用白费力气了。”紫染淡漠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池水里头下了化功散,任你再大的修为也什么都使不出。”

唐韵了然,紫染并没有骗她。她从半空里跌下来那个时候便已经觉出来了,她的内力正在一点一点的化去。

肉嘟嘟白丝清纯小可爱美女外拍

“呵呵。”紫染笑道:“忘了告诉你了,这里头的化功散是不可恢复的。一个时辰之后,你的功力将会被尽数的化解干净,再也不复存在。”

唐韵抿唇:“……。”

“怕的话,就赶紧滚吧。”

“不。”唐韵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我不走。”

女子的脚步平缓了下来,终于一步步走到了白玉莲花台旁。双手用力一撑,纤细的身躯便鱼一般翻了上去。

她的鞋子早已经叫池水给浸透了,黏在脚上叫人很不舒服。唐韵索性直接将鞋袜给脱了,顺手扔进了池水里。便赤着那一双雪白的天足,踏着殷红的水波一步步走向了如妖似魔的绝美男子。

“师父。”她唇角一勾,素手探了出来抚上男子近似透明的面颊:“你……。”

她皱了皱眉:“你好烫!”

可不是烫么?

唐韵一路走来,原本以为滚烫的血池已经很是难忍。哪里想到乐正容休的脸颊却比池水烫的多,她心念一动,灵活的手指翻飞,一下子便顺着男人的衣襟滑入到了他脖颈里头去了。

果然,跟乐正容休的体温一比,血池的池水瞬间就能给秒成了渣。

“师父,你看看我。”

唐韵皱着眉,乐正容休这浑身高热的样子瞧起来可并不像是发烧了。通常发烧的人都会满面的通红,他怎的却只剩下苍白?

身边男子便如一具玉雕,盘膝而坐纹丝不动。唐韵用力晃了晃他的双肩。

“师父,师父!”

“……唔。”

耳边似乎响起一声低吟,眼前绝美男子突然睁开了眼。天地间似乎骤然间起了一道潋滟的光,方才还璀璨到了刺目的琉璃灯的灯光一下子暗淡了下去。

唐韵呼吸一滞,一半是为了难得一见的美色,一半则是因为乐正容休此刻眼眸的颜色。

殷红而深沉,深不见底却跟本不是他往日里那瑰丽通透的酒红双瞳。唐韵心中一凛,这双眼眸根本没有焦距,看一眼便能叫人彻底的沉沦,似乎一头扎进了无边的血海中再也无法回头了。

唐韵到了这个时候方才知道,什么是九幽地狱?眼前男子这一双眼眸,分明就是!

“师父……唔。”

她几乎立刻就觉出眼前的乐正容休似乎很有问题,不过才呼唤了一句,手腕便叫人给狠狠咬住了。她能清晰的感觉到有尖利的牙齿破开了皮肉刺入到了她的手腕动脉当中,温热的血液咕咕的流了出去。

好疼!尼玛吸血鬼!

唐韵下意识的抬手就朝着眼睛下头的头颅拍了过去,落下去的时候却已经变作了轻轻地摩挲。

“师父。”她吸了口气:“是我。”

素手微抬,轻挑下颚将乐正容休一张面孔正对着自己。男人吸,允鲜血的动作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滞,唐韵心中浮起一丝欣喜。

“师父,你认出我了?”

“你……。”乐正容休齿关一松,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皱了眉头。唐韵立刻就从他血色的瞳仁中看到了痛苦。

“唔……”

男子闭了唇一声闷哼,那个声音却分明不是从口中发出来的。而是从他喉头深处咆哮着翻滚而出,唐韵立刻看到从乐正容休心口是位置隆起指肚大小一块黑色的东西,速度快的惊人,转瞬之间便爬上了他的脖颈,之后是脸颊,额头。乐正容休的身子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在如同困兽嘶吼般的低喝中,夹杂着铁链迅速摩擦的声音。

“师父,你怎么了?”唐韵悚然一惊,腰身一拧便凑近了乐正容休。

这才发现他的手腕和脚腕都被白玉莲花台上的铁环给牢牢锁着。铁环是镶死在莲花台上的,下面并没有吊着铁链子。所以,无论乐正容休怎样的挣扎,始终都只能维持着打坐的姿势,只因他已经被彻底的固定住了。

然而,此刻的他显然正处于极度的痛苦中。

眼看着他眼睛越发的鲜红,似乎连眼角都要瞪破了。身子鱼一般的不住弹起,无奈被铁环给紧紧扣住了四肢怎么都不得挣脱。几乎就在眨眼之间,他与铁环接触的皮肉就已经磨得血肉模糊,几乎能看到森然的白骨。

“师父,您……这是怎么了?”

唐韵从没有见过这么不冷静的乐正容休,她第一次尝到了手足无措的滋味。她一向以为自己是个冷血冷情的凉薄之人,自己都不知道怎的见了如今的乐正容休满心的都是慌乱。恨不能,那被绑着的人是她自己。

“唔。”

乐正容休扭动了半晌似乎终于意识到无法挣脱铁链的束缚,挣扎有那么片刻的停顿。唐韵看到他眼底深处似乎突然透出了一抹了然。

“丫头小心!”耳边传来老国师一声疾呼:“不要让阿休伤害自己!”

唐韵盯着乐正容休心中突然就是一动,手指一探便塞入到了乐正容休口中。

“唔!”

尖锐的刺痛自指端传来,唐韵知道自己的手指又叫他给咬破了。还好……

她却悄然松了口气,乐正容休方才分明就打算咬舌自尽,幸好自己那手指头替换下了他的舌头。

女子温热的鲜血进入乐正容休口中,他眼中的暴躁突然停了那么一下。之后便如同尝到了甜头一般大力的吸,允起来。

然而,指尖的鲜血哪里能够满足他大口的吸,允,眼见着他的眉头渐渐颦了起来。唐韵咬牙,袖底剑滑出了衣袖毫不犹豫在自己素白皓腕上割了下去。

“噗。”一声,鲜血如泉般咕咕涌了出来。

女子却似乎半丝感觉不到疼痛,满面含笑将自己流着血的手腕摊到了他眼前。

“师父,给。”她说。

女子巧笑倩兮,语调软糯温存。那个样子和神态像极了将自己心爱的宝贝与他人分享,有谁想得到,她与旁人分享的却是自己淌着血的手腕?

血池外默默看着的老国师眸子一缩,即便是紫染的脸色也凝重了下去。

“死老太婆。”老国师愤愤说道:“你瞧见了?我早就同你说过这个丫头与旁人不同,你非得要试试,如今可要怎么办?”

紫染抿了抿唇:“我怎么知道,她居然能……。”

“还废什么话,赶紧救人吧。”老国师飞快说道:“再迟了,人可就没了。”

紫染苦笑:“阿休已经……哪里还来得及?”

“老家伙你……。”紫染突然瞪大了眼,老国师跟本没有听她说话,人已经朝着血池飞了过去。

“阿休,停下!”

半空里一声大喝震耳欲聋,眼看着血池上空缭绕的烟气都叫他的声音给震的抖了一抖。

唐韵被乐正容休吸了不少的血,再加上血池的温度原本就高,她的意识已经渐渐的模糊了起来。老国师骤然的一声大喝却如振聋发聩一般,一下子将她的意识给拉了回来。

佛门狮子吼!开天地,破除业障!

唐韵心中一惊,老国师居然有这么深厚的功力?

“唔。”

乐正容休似乎也被那一声给惊动了,微合的眼眸半睁了,朝着半空里就要落在莲台上的人影幽幽看了过去。眸色一深。

唐韵心中一颤,立刻就升起了一丝不祥:“小心!”

This entry was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