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向日葵破解版

手机向日葵破解版 清晨

祁景潋惯列早起去上早朝,临走前,还不忘把她也叫醒。

“皇叔,干嘛啊!”

慕潇潇困的睁不开眼,鉴于他大半夜吵醒自己,她很不满的嘟囔。

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子:“乖乖起来用膳,以后皇叔都等你用了早膳后再去上朝。”

“皇叔你快走吧,我会按时用膳的,让我再睡会儿,我保证,睡醒我就起来吃东西。”

“起不起来?”男人坐在床头不动,一双眼紧紧的锁着她。

他眸光炙热,让慕潇潇在睡着的时候,总感觉有一道火热的光烧着她。

她的困倦渐渐的少了,眼睛睁开,一眨不眨的瞪着他,小脸瞪的圆鼓鼓的:“皇叔!”

“起来。”祁景潋不由分说的把她从床上拽起来,给她穿衣服。

慕潇潇赌气的不穿。

祁景潋挑眉,接下来的一句话吓得她立马不敢再乱动,乖乖的让他穿衣服了。

白裙少女桥上的清纯唯美写真

“潇潇这么想让皇叔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

衣服穿好,古安身后跟着几名太监端着膳食进来,都是些她平日里爱吃的。

水墨跟在那几名太监后面,给她端了一盆子水净脸。

在祁景潋的注视下,默默的洗了手,擦了脸,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上了桌。

看她没有形象的样子,祁景潋无奈叹了一口气,放下碗筷,向水墨摆一道眼色。

水墨赶紧小跑的去梳妆台上拿梳子。

把她小心翼翼呈上来的梳子拿在手中,祁景潋起身向慕潇潇走过去。

慕潇潇正在吃东西,头发突然被人扯动,她回过头,看见祁景涟正认真的帮她梳理着头发。

她脸上一阵躁动,爪子伸上去想阻止他:“皇叔,这事让水墨来就行了,我……我现在在吃东西呢。”她不好意思的想把他在头上的大手拉下去。

祁景潋淡淡的“嗯”了声,“你吃你的,皇叔保证不打扰你。”

她吃饭,让一个帝王伺候她梳头发,这饭慕潇潇怎么吃的下,换作平常还好。

“皇叔!”这次她拉他手上使了力。

头皮一扯,她脑瓜子一疼,险些扯到伤口,她疼的小脸拧成苦瓜色。

祁景潋一阵紧张,弯下身看她,确保她没有扯到伤口,他放轻给她梳头的动作:“潇潇不喜欢皇叔给你梳头?”

“没有!”

“那是为何?”

“皇叔是皇帝,皇帝就该有做皇帝的样子,这种事怎么能让皇叔做!”

祁景潋轻笑出声,在她的头发上缠了一个好看的根绳:“皇叔在外人面前是皇帝,在潇潇面前,就是潇潇的佣人。”

男人手法巧妙,先是在她的头上绑了一个好看的花绳,金玉簪子插在她束好的花绳上面,简单别致,玲珑精巧。

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发型,水墨一旁见了,由衷赞叹:“皇上给公主梳的头可真好看,奴婢给公主梳了这么多次头,比起皇上的来,简直自愧不如呢。”

“小丫头,说话不知分寸,也不想想皇上是什么人,皇上梳的头,能是你们这群小小的贱婢能比的吗?”

专业狗腿五十年,古安一脸狗腿的奉承:“皇上,今天公主看来是一天都要好好爱护自己的发髻了,皇上的手法可真灵巧。赶明个再给公主绣个荷包,说不定……”“古安?”

“咳咳咳……奴才嘴拙,说错了话,是让公主给皇上您绣个荷包,皇上您一定是爱不离手,行不离身。”

This entry was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