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成年版安卓版下载

快手成年版安卓版下载“下官见过四阿哥。”毛承运连忙行礼。

“你是?”四爷微微皱眉。

“下官扬州守备毛承运。刚刚在街偶遇十阿哥,便送了一程。”毛承运回道。

“这次多谢守备大人了,不然,不然我们爷要被拉进,拉进,”十爷的小太监也在一旁解释,只是到底不好说“妓院”两个字。

“怎么回事?”四爷脸一沉。

毛承运忙解释道:“是凝香苑的老鸨子,误会十阿哥是想去玩的客人,便在街拉扯了一下。”他说的很客观。毕竟开门做生意的嘛,自然不想放过十爷这样的金主。

“有劳守备大人。天色已晚,你先回去休息吧。”四爷看向毛承运道。

“下官告退。”毛承运拱了拱手,走了。这种顺手帮忙的小事,他可没想过要借机巴结。

四爷见他态度不卑不亢的,一点要巴结的意思都没有,到是有了几分好感。

苏培盛见四爷看过来,连忙把毛承运送了出去。

四爷这才看向十爷,见他已经闭了眼睛靠在小太监的肩头昏昏欲睡了。

“扶你家爷回去休息吧。”四爷眼里闪过一丝无奈。这副样子,他是想教训也得等明日酒醒再说。

花的凋谢

守备府里,陈氏还在等毛承运回来。

“老爷今日怎么这么晚。”她见毛承运进来,连忙起身迎过去。

“嗯,遇到点事。”毛承运道。

“没什么大事吧。”陈氏忙问。

毛承运摇摇头,并不打算把今晚的事说与陈氏听。

陈氏也不过问,只当是他的公务的事情,便伺候他更衣歇息了。

第二日,十爷一睁眼,见四爷在床边站着。

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慢吞吞的坐了起来,却并不看四爷。

“看你像什么样子!出去买醉!”四爷沉声道。

十爷抿着嘴不吭声。

四爷又道:“昨晚要不是碰到好心人,改日皇阿玛的案前会收到一封奏折,说你在扬州不好好办差,却去烟花之地!”

“我没有!”十爷这才开口,急急辩解道:“我在咱们那天吃饭的酒楼喝酒!没有去别的地方!”

“你来说!”四爷看向十爷的奴才。

那奴才不敢隐瞒,便把昨晚经过凝香苑,被老鸨子拉着,后又被毛承运给解围的事情说了。

十爷脸色白了白,他那会醉的迷迷糊糊,这些事都不记得了。

“我从未想过要去的。”他又小声嘟囔了一句。

“咱们在扬州人生地不熟,现在办的差事又是跟当地的官员息息相关。你一个人这么莽撞的出去,要是着了道,你让我跟皇阿玛如何交代?”四爷恼火道:“既然出来办差要有个办差的样子!算是和我生气,也不该在外把自己喝醉!”

十爷耷拉着脑袋,小声道:“是,我知道了。”

“你应该向那位毛守备道谢!”四爷道。

十爷后院如今连个格格都还没有,要真是去了那烟花之地,别说名声不好,万一染个病什么的,后果可不堪设想了。

“我,我这去。”十爷连忙下了床。

“我同你一起。昨日太晚,我只道了声谢让他走了。”四爷道。

后来方知府回来,四爷还特意问了问毛承运的情况。得知这个人办差踏实,性子耿直,心里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十爷连忙开始梳洗,这会都已经快午膳的时辰了。

毛承运这会在军营里。得知四爷和十爷一起来,吓了一跳,连忙跑出去迎接。

“不知两位阿哥会来,下官、下官不曾迎接。”他话都说不利索了。

“今日爷是特意带十弟来道谢的。”四爷温声道。

“啊,不用,不用这么客气的。下官只是举手之劳。再说,四阿哥昨晚已经谢过了。”毛承运连忙道。

“你不想要谢礼?”四爷问了一句。

毛承运有些茫然的抬头看了一眼四爷。他不过是动了动嘴皮子,要什么谢礼?

见他这副样子,四爷知道这人是真耿直,心里没什么弯弯肠子。也不是那种喜欢巴结奉承的。

“你帮了爷,要不,等爷回京,让皇阿玛升你的官!”十爷在一旁道。

毛承运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不用。下官当不得这么大的谢礼。”

“四哥,还有人拒绝升官的!”十爷有些想笑。

“你这个守备做了几年了?”四爷问道。

“做了八年了。”毛承运道。

“八年?”四爷重复了一遍,“八年都未升迁,你真的一点都不动心?”

“下官的能力在这摆着,要能胜任更高的职位,相信知府大人会举荐的。”毛承运老老实实的道。

他心里还真这么想的。他知道官场走捷径的人很多。但你让他做出送礼巴结的事,那他情愿不当官。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官途走的并不顺利,不然也不会至今还是个五品小官。

四爷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还真是固执。

“错过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十爷笑道。他头一回见人有官不升的,觉得有意思的很。

“下官句句实话,并不后悔。”毛承运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告辞了。”四爷道,看了一眼身边的苏培盛。

苏培盛便从袖笼里拿出了几张银票给毛承运。

“既然你不要官,那爷用银子谢了。”四爷淡淡道。

“不不不,不用。”毛承运依旧拒绝。

四爷的眉头皱了起来,难道他看错了?这人有更高的条件?

“下官,下官有一事相求。”毛承运开口。

四爷心道,果然来了。他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但还是道:“说来听听。”

“下官想请四阿哥帮下官送一封家书。”毛承运道。

这个念头是刚刚冒出来的。他看得出来,这两位爷是非要谢他的。既然如此,为何不给女儿带封信呢?算收不到回信,但能写封信去,给女儿送点银票进去也是好的啊!

“家书?”四爷和十爷一起愣住了。

毛承运嘿嘿一笑,道:“小女今年选秀后留在了宫里。因没想过小女会入选,因此她进宫时家里什么都没准备。既然两位爷要谢下官,下官想让两位爷帮下官稍封家书给小女。”

This entry was tagged .